西早有病

【Desmitty/Smides】 Starving (1)

高中生AU 坏坏小史和转校生小德的爱情故事
努力的傻白甜 虽然还没努力出结果

******
趴在课桌上小睡的Smitty是被上课铃声吵醒的,他揉了揉还没有适应好亮光的双眼,用手随意的梳理了两下不能再短的头发,迷迷糊糊的咂了咂嘴,脑中闪过一丝昨晚为了因第二天开学这种奇葩由头而举行的某种青少年文化独有的派对的记忆,班主任踩着铃声不紧不慢的进了教室,黑色的高跟鞋在木制地板上发出不那么悦耳的嗒嗒声,Sarah穿着一套白色的职业套装走了进来。
“暑假已经结束了,孩子们,如果你还没过完暑假,欢迎你收好书包回家再玩个几天。”Sarah站定了之后立了立衬衫的领子说道,大声的说话让她颈间的血管更加的突出,这让她看起来像个十足的事业女强人,举手投足间一股这个年龄段的中年女人独有的气势。
Smitty打了个哈欠,拍了拍脸颊妄图让自己彻底醒过来。
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即一张陌生面孔出现在了教室的门口。那张脸有着与高中生不符的青涩,Smitty才不想承认高中生也属于青涩的范畴之内呢。深褐色的脑袋上有一撮翘起的头发,这使本就白净的他看上去更加的稚气未脱。他一定是睡过头了才这么慌慌张张的跑进来,Smitty在心里嘟囔。若不是那张陌生的脸上冒出了一层难以察觉的浅浅的胡渣或是那看上去至少一米八的个头提醒,谁说这是哪个初中部的小毛孩走错了教学楼,Smitty也绝对举双手赞成。
“那么我假设你就是教导主任所说的新来的转校生了?”Sarah老师笑着扭头看向还站在门框边上不知所措的Desmond,“叫我Sarah就好,你的班主任。” Desmond依旧呆呆的立在那里,张着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又卡在喉咙里,Sarah对他挤了挤眼睛示意他说点什么。
“呃…我是Desmond Doss,以前住在Virginia.”他的双手来回摩挲在两侧的牛仔裤上。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欲言又止的,最后开口却只挤出了一句“That's all” Sarah眯着眼睛看向教室的后方,然后指着那块区域说“去吧孩子,那地方的空位以后就属于你的小屁股了。”
我不喜欢这小子。这是半梦半醒的Smitty Ryker对Desmond Doss的第一印象。后来Smitty也许会想到自己为什么从一开始就不喜欢Desmond,也许是他褐色的头发,也许是他瘦高的身材,又或许是他那双无辜的眼睛。

******
Smitty在下午放学前一分钟终于摆脱了睡意的困扰,他按照一年级时期就定下的老规矩和Paul,Andy一起去到了足球队的休息室准备听听教练对新一学年的安排顺便和放假之后没有再见面的哥们儿打个照面,又或许是去看看这学期有没有新入队的菜鸟。到了休息室后,一个暑假未曾见面的队友们三三两两的分团聚在一起,闲谈着一个暑假之内发生的见闻,也许是谁睡了谁的妹妹,谁偷了谁的啤酒,谁又看上某位啦啦队员,大家似乎都有说不完的话,讲不完的故事。
Smitty刚进入大家的视线大家就自然而然的围成了一团,Smitty总是有这样的魔力,他总能成为人群中最显眼的那一个,又总能让大家跟随着他的步伐。“Smitty,你在这个假期就没有什么女孩子想给我们讲一讲?”人群中的大块头对着Smitty喊道,语气听起来丝毫没有打听别人隐私的感觉,倒像是无私的为了满足大家伙的好奇心而问。
“没有。我这个假期没怎么和女孩交往。”Smitty回答,眼睛在笑意之下衬得更加细长。
“我不信!让我相信Smitty没和女孩交往就好比让我相信二年级的Tina还是个处女!”好事者对着Smitty喊道,整个休息室充满了男孩的哄笑声。
“好吧,也许就那么一个女孩,或者两个。我是说,也许,也许和三个女孩子交往过。谁知道呢。”Smitty假装在努力的回想,甚至配合的掰了掰手指头数着数。

******
“你看起来比之前壮了不少啊,都快赶上我了。”赤身裸体的好莱坞上下打量了Paul一番,并捏了捏Paul的手腕。“不错嘛,伙计。我敢肯定低年级的小妞会为你疯狂的!”好莱坞发表对Paul的评论,并摸了摸自己打理的一丝不苟的背头说“知道为什么我特意说明是低年级的吗?”
“那当然是因为三年级和四年级的大女孩们都喜欢我这一型的壮男了”说完发出诡异的笑声的同时还假装用力的顶了顶自己的下体。
一阵哄笑声与对好莱坞的调侃声中,Paul声称已经坚持健身了一整个暑假并且想要挑战Smitty。“五轮掰手腕,怎么样?”Smitty没多想的便应战了。
两轮Smitty轻轻松松的赢了过去,这使他很得意于自己的腕力。“酋长,你到底行不行啊?”传来Lucky Ford的嘘声。“别说话!我在酝酿!”酋长对着围观的人群吼了一句便又埋头于两只手掌的交合处。第三轮开始之前,Paul的双眉拧在了一起,看起来似乎处于巨大的压力之下,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对面的Smitty,而对方似乎还有闲心给他扯出半个微笑。他感觉到自己的汗水顺着脸颊滑落了下来。这时门口的队员的一声“Howell教练好!”把比赛中的Smitty拉回了现实,Paul显然还在比赛中煎熬,丝毫未察觉到Smitty的注意力早已不在所谓的掰手腕比赛上,他只注意到了对手的放松,便一咬牙掰过了Smitty的手腕。而这一发力显然使Smitty猝不及防,Smitty吃痛,但他在自己发出痛苦的声音之前就把手腕处疼痛带来的呜咽吞进了喉咙。他敲了一下Paul的头,把Paul从比赛中拉回。
Smitty不知道Howell教练是多久到的,跟随Howell教练一同到场的还有目睹了刚刚发生的一切的Desmond。Howell清了清嗓子,以大得足够让地下的老鼠也能听到的嗓门吼道:“大家认识一下新来的玉米秆!高三年级唯一一个新报名的球员!”
“Desmond,我是Desmond Doss.”Desmond对着站得笔直教练说并且也直了直自己的腰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瘦弱。
“那么以后我将叫你玉米秆。”Howell说出这句话时眼睛放在了Desmond努力挺直的腰杆上一会,随后看向休息室的各位,“明天课后我们将进行开学例行的体能测试,希望我的小伙子们不要因为吃坏了肚子而动不了他的屁股!听清楚了吗!”
“清楚了,教练!”听到休息室的球员们异口同声的回答后Howell教练吩咐了大家多关照这位新来的玉米秆后便走了出去。

******
“你还没有储物柜吧,这个柜子没有人用,靠近淋浴室,又在我柜子的旁边,是一块风水宝地。”Desmond顺着面前男子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把自己的背包取了下来放在了面前的凳子上。
“Randall,Randall Fuller,很高兴认识你。”男子伸出了手,Desmond立刻回握住,“很高兴认识你。”
“你可以叫他'老师',因为没人能够理解他在说什么。”Desmond顺着声音望过去的是一个裸男,对方似乎很乐意于展示,鉴于这才是开学第一天显然并不需要脱去衣服淋浴换衣之类的。
“那是因为这里除了我就没有人读书。”Randall打趣的回应。
“注意到他本该属于小家伙的睾丸了吗?”坐在另一个角落的大块头起身,朝Desmond昂了昂头,说道“我是Gillis Nolan.我之前在班上见过你,一个班的。”随后大块头给Desmond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这里的球员们。
“等等,你是Doss,你不会和四年级那个Doss有什么关系吧?”Nolan挠了挠后脑勺的痒痒,对着Desmond问道。
“他是我哥哥。”Desmond脱口而出,而这显然得到了Nolan惊讶的挑眉。
Smitty正试图通过活动腕骨的方式来减轻疼痛,似乎得到了缓解,便打量起这位新同学兼新队友来。“ping pong,”他发出的声音成功获得了Desmond的注意力,“你叫什么来着?”
“Desmond Doss”
Smitty听到这个名字顿了顿,暗自在心里记好,虽然他好像忘记了自己第一次在课堂上听到的时候就已经记在了心里,他对着面前的男孩微微的点了点头。即使Desmond已经重复了好多次自己的名字,但似乎永远也不会不耐烦。

【AOS/SK】【Star Trek】一发完 日常

Spock的冥想已经进行了2.67个小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被外界环境所影响是不符合逻辑的。」Spock在心里嘀咕了一句,继续冥想。

随后捶门的声音传来,越来越大,越来越急。Spock挑了挑眉,走到了门边,打开。

『恕我直言,舰长,此时为标准时0130,在这时打扰你的船员休息是不符合逻辑的。』Spock刚一打开房门就看见一身酒气的Jim树袋熊式的在门框上,似笑非笑的盯着自己。

『Hey hey hey,放轻松点嘛,老兄,反正艰巨的任务我们完成了,星际联邦给我们放了一个大长假,该好好学习学习「如何善于利用晚上时间」不是吗?所以,你想和我来一杯吗?』Jim一脸坏笑的盯着一脸严肃的Spock。

一秒,两秒,三秒,Spock不紧不慢的说道:『舰长,我假设您知道瓦肯人民对酒精刺激毫无反应这一现象,所以我推测,用人类的相处方式来讲,您是在和我打趣。那么我也很中性的告诉您:「谢谢您的好意,我的答案是否定的。」』Jim觉得有些无趣,瘪瘪嘴走了,只是走之前用酒精作用镣铐之下变得血丝密布的手拍了拍Spock的肩,Spock低下头盯着被Jim拍过的地方,耳边传来Jim蹭着墙走衣服与墙的摩擦声以及脚在地板上发出的踢踏声。此时走廊的尽头传来James·醉酒大汉·T·Kirk的声音:『明天…咕噜…天…见,老兄…咕噜…晚…咕噜…我是说晚安,伙计…咕噜…我的好大副…』*

Spock抬起头望向走廊尽头Jim的房间时,房间的主人已经进了门,可显然醉汉是没有任何逻辑的,Jim忘记了关门。Spock挑了挑眉,本着「帮助毫无意识的人是符合逻辑的」的思想向Jim的房间一步一步走去,到了门边,Spock的余光一眼就扫到了房间内部,Spock发誓那绝对不是故意的,余光的不小心是符合逻辑的。醉汉Jim正呈「大」字型的趴在床上,身上还没来得及褪去的黑皮衣和黑裤子让Jim看起来就像一只巨型蝙蝠,这蝙蝠睡觉时还不时冒出磨牙的声音,金色的头发乱糟糟的贴在Jim的脑袋上,那颗好看的脑袋也只是歪在枕头上,眼睛止不住的颤抖的,睫毛也跟着闪烁,略显稚嫩的脸上笼罩着一层朦胧的红。直到Spock头里蹦出一个词

「Fascinating」

Spock这才意识到自己盯着Jim太久了。

他连忙退后,关上舰长的房门,又以自认为波澜不惊步伐的走回自己的房间。可是,舰长的好大副却没发现刚才的步伐比以往慢了0.16秒。

-------------------------------------------------------

*"咕噜"是Jim喝醉酒之后发出的声音,类似于打嗝吧?